字体

第八百二十六章 神灾(2)

(19-)
第奈尔的神殿在燃烧。

文学之神的牧师们站立在神殿之外,他们的脚下堆放着近期可能搬运出来的文卷,但这些只能说是原先库存中的九牛一毛,他们祈祷,并且施放了神术,但无济于事——法术甚至助长了火焰的蔓延,一些年长的牧师,或是出身于贵胄之家的牧师们不由得想起了一千多年前的大浩劫,那时候的牧师们也面临着与他们同样的问题,神术不是失效,就是变异,他们低着头,默默地祈祷着这只是暂时和偶尔的,但谁都知道,命运总是趋向于不幸而非幸运。

除了被焚烧一空的文卷,牧师的脚下还有兄弟们的尸体,这些不幸的人,其中正有一位从遥远的北方来到这里,带着珍贵的记载,意欲与他们共同研究一支生活在极北之地的人类部族的歌谣与长辞——他死了,随身携带的文书也被火焰吞噬,而第奈尔的牧师所不知道的是,在距离他们数千里之外的地方,一群巨人正在吞噬新鲜的血肉——正是那位第奈尔牧师曾经拜访过的部落,他们葬身于巨人之口,没有一个幸存者,他们的帐篷被巨人充作口袋,皮毛、木片与任何可能用来书写和记载的东西被丢在原地,只需一个夏季,它们就会腐烂的谁也认不出来。

文学之神第奈尔在自己的神国中疯狂地奔跑与呼喊着,他驱动着自己的力量去杀死那些蠹虫,却总是徒劳无功,在又一片书架倒塌之后,他喘息着站在原地,倾听着蠹虫啃咬书架与书页的声音,突然领悟到,这些蠹虫并不是外来的敌人,而是属于他的,被污染的神力,所以他投掷出的法术只会成为它们的养分,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是如何被污染的——第奈尔抬起手来,将自己的躯体撕裂,才发现它已经如同被虫蛀的树木那样内芯发黑,他又检查了自己的本质,它是一团明亮的乳色光芒——原应如此,但现在它是灰色的,就像是一颗腐坏的人类心脏,蠹虫源源不绝地从里面爬出。

第奈尔抬起头,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神国,他闭上眼睛,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分身们正在飞速地赶回,不过他们注定是回不了神国了,第奈尔封闭了自己的神国,然后点燃了自己的本质,蠹虫,也就是第奈尔的阴暗一面在火焰中悲惨地嘶叫着,四散奔逃,但神国已经充满了火焰,书架上的书籍,文卷与图画翻卷着,颤簌着,繁杂的诸多影像、声音在火焰中诞生,又在火焰中灭亡,巨龙昂首长吟,骑士挥舞刀剑,巨大的马匹飞扬着鬃毛,一跃而出……小丑拍打着铃鼓,身材曼妙的少女展开手臂,旋转舞蹈……古老的学者们手捧书卷,目光深邃……孩子们嬉戏吵闹着从滚热的气流中跑开……国王坐在他的宝座上,恶魔在阴影中窃窃私语……不但是人类,还有巨龙、精灵、矮人与侏儒,以及一切有智慧的生物所创造的珍宝都在这里,它们的覆灭仿佛是个预兆,也可以说是一个警告。

而就在第奈尔的神国彻底的毁灭之前,一股庞然又纯粹的神力降临于此,火焰、影像、声音、蠹虫的灰烬一下子全都被冻结了起来。

睿智的知识之神欧格玛出现在第奈尔的神国之外,眼中充满了对第奈尔的怜悯与哀伤,第奈尔的分身有上百个被拒绝在神国之外,但下一刻,他们就燃烧了起来,欧格玛没有阻止他们,这种对于神祗本质的污染与扭曲是无论哪一个神祗都不能忍受的,而且就如人类的瘟疫一般,它们也会借助着神祗之间的往来肆意传播——这点已经被可怜的黎儿拉与咏唱之神密黎尔证明了,当知识之神欧格玛与其他几位神祗感受到两者的神国崩塌,匆忙赶到的时候,一切事情都已经无法挽回。

“我们必须呼召艾欧!”希恩渥丝,贵族之女神斩钉截铁地说道,“还不够吗?黎儿拉,密黎尔,弗罗(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瞥了一眼在场的男性神祗),伊尔摩特,泰尔,罗萨达……陨落了如此之多的神祗,难道我们还不该让神上之神知晓此事吗?”

“或许我们担心的就是这个。”本芭莎说道,她是厄运女神,嘶哑的声音就像是乌鸦在哀啼:“艾欧对我们可不是那么友好。想想上一次的众神之战吧,我们堕落成凡人,而三个凡人夺走了同伴的位置,这难道不都是艾欧在一手操纵吗?”

“首先是班恩他们偷走了石板。”欧格玛说:“他们的陨落是他们应受的惩罚。”

“密斯特拉呢?”厄运女神问道。

所有的神祗都沉默了下来,密斯特拉是因为得到了石板的线索,所以想要回到神国,却被铁面无私的泰尔一击至死的,当她从天空跌落的时候,每个神祗都不由得发出了惊愕的喊叫——说到这个,泰尔是神上之神艾欧的忠实奴仆,但他似乎也没能得到宽容,他的妻子在浩劫中死去,他也因为浩劫中看守回归神国之路的行为受到了众神的疏远。

“而且,有谁确切地知道泰尔与罗萨达,还有其他神祗遇到了怎样的敌人吗?”霍尔,复仇之神问道:“我们应该向谁复仇?”

月神苏纶握住自己的弓箭,沉吟了一会,她是游侠们的神祗,所以对于主物质位面的情况也要比一些神祗了解得更多,但在她开口之前,就有一个声音回答了这个问题。

“阿里曼。”那个声音说道:“诸位,混乱之蛇阿里曼。”

众神转过头去,不那么意外地看见了希瑞克。

“是你。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