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八百二十五章 神灾

(19-)
可就是这种简直可以说是不近人情的做法,在连续好几位神祗的牧师骤然爆发出被污秽的神力,自身成为了深渊的通道时,克瑞玛尔的领地居然是最平静的——在柯玛,塔拉与格达利亚的王城成为了深渊怪物们的餐桌后,幸存的人们四散奔流——他们可以去的地方不多,毕竟为了获得神祗的庇护,无论怎样的城市与村镇都会有圣所与神殿。如果这些建筑距离人群较远,那里的人们或许还有逃脱的机会,但就如同白塔,善神的圣所与神殿几乎都毗邻着内城或就在内城之中,如同一杯被打翻的毒药,当怪物们涌出的时候,人们几乎来不及反应。

如今的情况,只有龙火列岛、克瑞玛尔的领地,以及格瑞纳达还能够享有以往的安宁,龙火列岛是因为原本就缺乏牧师和选民,而后续的高地诺曼人也还未能够将它视为永久的居住地,格瑞纳达却是极具讽刺性地因为之前的格瑞第根本不会允许她的国家里出现除了她之外的信仰……其他的,只有极其偏僻之地的人们可以得到少许喘息的机会。

“您是否很早就预料到了这些?”撒利尔问道。

“我没有预言的天赋。”异界的灵魂回答说,“但我知道一句话,那就是前车之辙,后车之鉴。”

众神之战也只过去了一千年而已,而巨龙们离开这个位面,也只有一千年。

在异界的灵魂的位面里,也曾经有过强大到可以翻天覆地,改月换日的神祗,精怪,但它们的湮灭,相对于它们的存在时间也不过是弹指一瞬间而已。它们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又是什么带走了它们,或是让它们变得虚弱,继而灭绝?有无数人幻想过,推测过,思考过,而异界的灵魂来到这里,来到格瑞纳达,面对巨龙的记载时,它根本无法忽视这种强烈的相似性——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区别,或许就是这个位面更加的冷酷无情。巨龙是人类最初的庇护者,教导者,指引着,人类的文明可以说是建立在巨龙的脊背上,但它们从遍布大陆到彻底消失,也只有区区数十年,可是,只要是一只古老的巨龙,他的年龄都可以用千年来计算,而对于大部分巨龙的孩子来说,他们甚至来不及成年。还有那些年轻的巨龙,出于本能与冲动依然缔结关系,孕育后代,最后却不得不将尚未孵化的卵抛弃(这也正是格瑞第的库藏之所以如此丰富的原因)。虽然传闻中说,等待着巨龙们的是一个新的位面,资源充足,面积广阔,但就像是人们所说的那个笑话,也许正是人人都觉得很好,所以从来不曾有一只巨龙回来过。

巨龙们所留下的,文字、知识、魔法、财富以及法律、制度等等,却都被人类轻而易举地继承了。格瑞第残暴邪恶,但她有些地方或许没说错——人类并不是巨龙的奴隶,恰恰相反,巨龙才是人类的奴隶。

这与另一个位面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又是多么地相似啊。有时候,异界的灵魂也会想到,如果在大巫、妖庭覆灭之前,有人穿越星界与时间,目睹这一切的话,大概也会和它有着相同的想法。尤其是在精灵们决定退出这里之后,虽然说,这其中或许也有它的推动,但翡翠密林的突兀消亡似乎更能证明那双操纵着一切的无形之手是确实存在的,这是生命之神安格瑞斯也必须保持沉默的力量——虽然不免伤感,但异界的灵魂还是很高兴他们能够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虽然这条道路必然有些崎岖。

仿佛是为了佐证克瑞玛尔的猜想,在精灵们做出离开的决定后,就连那些无来由变得固执、暴戾的埃雅精灵也逐渐清醒了过来,虽然凯瑞本与克瑞玛尔最初的手段不可谓不粗暴,但相对于如同一只没有智慧的野兽那样死于人类之手,他们现在的结局简直不能更好,他们能够平静下来,也让凯瑞本感到安慰——不过还是有一些埃雅精灵留了下来,相对于更希望能够在将来的浩劫中有所作为的辛格精灵,他们心中燃烧着的是复仇之火。

格拉兹特。

只是他们无法找寻到这位恶魔大君的足迹,他就像是消失了一般,无论是无底深渊还是主物质位面……而且不仅仅是格拉兹特,克瑞玛尔在弭平了数个地方的混乱后,也从恶魔与魔鬼的口中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在格拉兹特之后,连续有着好几个大君都失踪或是隐匿,恶魔或是魔鬼都是如此,这也不奇怪,在大灾祸到来之前,敏锐的野兽会躲藏起来,只有莽撞无知的小东西才会欣喜地狂奔乱舞,以为自己将要迎来一场肉山脯林的盛宴。

哦,也许这样说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这场盛宴中,谁都有可能成为被招待的宾客,或是被放进盘子里的佳肴。

没有例外。

——————————————

一群玛斯克的信徒在黑夜中潜行,因为玛斯克的天敌,泰尔与罗萨达的神殿几近于崩溃的缘故,他们的势力在当地得到了很大的拓展,在他们经过的地方,人们要么成为盗贼的猎物,要么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但即便成为盗贼,他们也不是那么快乐,盗贼之中一样有阶级,有出卖,有阴谋,或者说,他们倾轧起来比这些普通人之前听闻过的任何罪行都要可怕,那些依然心存善意的可怜人很快湮没在血腥的漩涡中,但没关系,现在公会多的是充沛的新血,他们要么迅速地冷硬起心肠,同流合污,要么步上前者的后尘。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