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八百二十三章 祝贺(2)

(19-)
也许会有人生出疑问,在这个平民每天只有两顿豌豆糊糊仍然必须为此感激天主的年代,人们是如何取得与保存冰块的呢?事实上,这只能说,无权无势的人永远无法想象得到上位者拥有怎样的享受与特权。早在克劳迪时代的罗马(对,也就是斯佩罗城的幼儿时期),罗马人就学会了用马匹与奴隶从西西里的埃特纳山运送山顶上终年不化的冰雪,在炎炎夏日中,在葡萄酒中加上一大块晶莹的冰雪无疑是一件如同众神般美好而又奢侈的事情,更有甚者,用冰雪铺成一张雪白的床榻,在床榻上摆满新鲜容易腐化的鱼类和贝壳——多葛学派的哲学家塞内卡就曾经讥讽过罗马人恨不得将热汤也放上冰雪,当然,在当时的境况下,这位即便对于奴隶也充满了同情与理解的老人不会因此受到人们的喜欢,他曾经被克劳狄乌斯皇帝流放到科西嘉,等到五十四岁才被皇帝的第四任妻子,恶名昭彰的皇后小阿格里皮娜召回罗马,担任当年只有十二岁的皇帝尼禄的导师,而后在他六十九岁时,因为被造谣反对尼禄的暴政而被皇帝的百夫长通告:皇帝希望你去死。

朱利奥在皮克罗米尼主教的指导下阅读过塞内卡的著作,不得不说,这是一位值得尊敬与敬仰的学者,他的平和,宽容,严肃与谨慎就如同金子那样流淌在希腊字母与罗马字母(拉丁文)的行列中,任何人看了他的文章都会觉得有所裨益,只是朱利奥敢对着他母亲的坟墓发誓,在这些文字中,留给人们印象最深的不会是他的《特洛伊妇女》,也不会是他临终时刻口述的《告罗马人民书》,只会是他曾经详细描述过的罗马人用来清洁屁股的方式——“在希腊罗马时代,人们在排便后使用一块固定在树枝上的海绵来清洁臀部,清洁完毕,再把海绵浸泡在一个盛满盐水或者醋水的桶里。”

小美第奇一直回忆到这里才发现自己的思维已经发散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而这个时候,装在一个硕大的银杯里的饮料已经被送到了他的面前,杯中散发着轻薄的雾气,银杯有两只可以手持的杯耳,杯壁上没有装饰,但铭刻着一句箴言:「谦卑下来,作自己的仆人;强如假装尊贵,而缺少食物。」意思是一个人愿意时刻远离虚荣轻浮的表象,不断地内省,检讨自身,做“自己的仆人”从而得以完成自己应做的工作得以饱食,更胜于那些终日夸夸其谈,满口谎话而被人们厌弃,从而双手空空的浪荡狂妄之徒——只是在杯中奢侈饮料的衬托下,这句话反而充满了难以言喻的讽刺意味。

皮克罗米尼主教见到杯子的分量,双眉紧皱,只是鉴于这是一份对于他的谄媚,以及朱利奥显而易见的期望,他还是抿住了嘴唇什么也没说。

朱利奥拿起沉重的银勺,迫不及待地大吃了一口——紧接着……他就僵住了。

皮克罗米尼主教放下面包,满怀疑问地看向自己的被监护人,这种表情不太像是因为尝到了甜美可口的滋味而欣喜若狂的样子,而且,只是一会儿,小美第奇的鼻子,眼睛周围都微妙地红了起来,眼睛中更是波光盈盈——主教很清楚,朱利奥从婴儿时就不是那种喜欢大叫大闹的孩子,能让他流泪的事情更少,少到他几乎不记得,难道是有帕奇家族或是教皇西斯科特四世的刺客尾随他们而来?

就在主教预备叫人去拿药草的时候,朱利奥终于艰难地举起了一只手制止了他,将一场滑稽透顶的风波消弭在了成形之前。

“因为太难吃了?”主教有些奇怪地问,按理说,斯佩罗小城中的教会应该不至于去轻忽一个皮克罗米尼,尤其这份食物还是他特意嘱咐的,他拉过杯子,从里面舀了一口放到嘴里,除了有点冷之外,这份食物应该说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地方。里面不但有主教点名的冰雪,羊奶,杏仁和蜂蜜,还有姜,肉桂,苜蓿,迷迭香和肉豆蔻——充任厨师的修士可能将他们所有料全都碾碎了放了一遍,厚厚的就像是冰雪下的土壤,担保尝起来满口芳香。

朱利奥看着皮克罗米尼主教将杯子传递给其他人,每个在场的修士都尝了一口,其中不乏点头称赞的人——但是,主教!这里都是连满是蛆虫的奶酪,半腐的干肉与腥臭的腌鱼也能吃下去的重口味群众,他们觉得好吃的东西未必适合一个只有六岁,味觉还很敏感的孩子……

轮到也只有八岁的瓦伦西亚神父的时候,他狡猾地眨了眨眼睛,小心地只尝了一点点,然后他的面孔也不禁为之轻微地抽搐了几下,他看向可怜的小美第奇,再次给了他一个和善过度的微笑,只是这个微笑可要比前一个真心实意地多了。

后者一脸的生无可恋。

——————————————————————————————————————————————

即便来自于数百年后的坚韧灵魂也不免被这一杯香料大全弄得精神萎靡,皮克罗米尼主教就让人把他带到自己隔壁的房间去休息,到了晚上也只让他吃了一片柔软的白面包,喝了点啤酒,并且免了他第九时辰的祷告与晚祷(注释1),只是没有免去睡前祷告与夜祷。在晚祷到睡前祷的这段时间里,朱利奥看见他的窗户上摇晃着火光的影子,出于一个成人的好奇心,他踩在一只罗马式样的箱子上,推开小窗,低头往下看。他首先嗅闻到了一股油和松脂的浓烈气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