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八十三章 这世间唯有梦想不可辜负!

(19-)
音乐声远远传了过来。

在舞台上,陈德秀说的声情并茂,很是激动昂然!

“这几年,我从没有想过要停下脚步,每当我想起以前那些日子,那些愤懑不平的日子!”

“我就会大声告诉我自己,你,陈德秀,你就是一条咸鱼!”

全场那是一片寂寥无声,大家都进入了状态。

就连不少老师都偷偷点头,没想到啊!

没想到陈德秀的这一番演说居然如此引人入胜,果然是凭借双手打拼过来的人。

陈德秀抬起头,看着底下的学生,他很是认真地说道:“曾经,我也跟在座的许多学弟学妹们一样。”

“觉得未来,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

广播的声音很大,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校园走道的那头。

走道的那头,两人对峙了许久。

“想知道,你过来不就知道了。”沈东庆缓缓地伸出了手。

许慕清浑身绷紧,这一句话却透着许多信息。

过去,就知道?

对方伸出了手,意思是握手?

没错!

只要经过身体接触就能知道对方脑子里在想什么,但此时此刻许慕清的脚步却犹如千斤重,根本抬不起来。

这是一个圈套!

这绝对是一个圈套!

对方知道自己会来,并且还知道自己需要身体接触才能给捕捉他人的思维想法。

也就是他所有想要深藏的秘密,都让眼前这个人给看透了。

反观自己,还以为对方已经死了!

这种情形下,他产生了胆怯。

明知道自己的能力,还敢那么轻易让自己触摸,要知道一旦触摸后,什么阴谋诡计都会暴露无遗!

要是一般人,许慕清当然不虚,可眼前的这个人。

“你怕了?”

沈东庆笑了出来,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怕了。

许慕清不可能去跟对方口舌之争,没有什么怕不怕的,只不过沈东庆的从然淡定让他很不舒服。

节奏,没有掌握在自己手里,他陷入了被动。

沈东庆就这样伸出手来,示意你那么厉害,你摸一下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了。

许慕清沉下心来,他今天主要是想要跟沈大师见一面,因为他以为那个年轻人得到了第三滴水。

结果发现自己猜错了,原来是老朋友还活着,以沈东庆的能力再配上古墓之水。

那么即便真的预言地震,他也是可以接受,毕竟沈家本来就非常擅长这门学术。

既然面已经见过了,话也谈过了。

自己也没必要继续留在这,许慕清冷着脸开口说道:“带上他,走!”

旁边的壮汉都是急急忙忙地冲了过去,毕竟绑人这事犯法,不过那也得看人,自己背后的这位,可不是那么容易撼动的。

结果却让许慕清诧异不已,因为手下居然很轻松就得手了,沈东庆没有任何挣扎跟反抗?

这就奇了怪了!

保安也是很机智地搜了身,以防万一对方藏了什么利器,确定没什么问题,这才拉着上车。

车上的位置很挤。

不对!

太诡异了!

许慕清脸色一沉,总觉得有种上当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难受!

因为从头到尾,沈东庆都非常配合,甚至上了车居然都没反抗。

甚至!

甚至还笑了!

我勒个去!

许慕清真心懵逼了,这是什么情况?

……

远处,操场的舞台,那是掌声如雷啊!

啪啪啪的掌声异常的热烈,因为终于轮到沈大师出场

沈穹应声走上了舞台,他笑着点了点头,这一抬起手,掌声才缓缓停了下来。

“那么,今天非常荣幸,能够回到北固。”

“说实话,真的是感慨万千啊!”

“很多人都问我,大师,我到底行不行啊!我有没有这个天赋啊?”

沈穹说话的时候,全场鸦雀无声,眼睛全都齐刷刷地盯着舞台,毕竟这种机会可是难得一遇。

有的人甚至偷偷的举起手机,要把沈大师的发言给录小视频。

当然,两旁都有更加专业的摄像机对着,可以说沈穹的每一句话,都必须要慎重,因为有很多人都会听到。

沈穹开始讲起一个个故事。

“我还记得,那天,有一位小学的教师来找到我,他问我,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转运。”

“我好笑地摇了摇头,我说,不是运气的问题!”

“他说就是运气的问题,他炒股输了很多钱,就是运气的问题。”

沈穹说的很认真,很富有感情,他苦笑道:“我当时苦口婆心地跟他说,你还是别炒股了。”

“他呢?他不信!”

场下。

有极个别是沈大师的粉丝,当沈穹说到这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了。

沈穹好笑地摇了摇头,“最后我实在劝不住他,我就跟他吵了一架。”

他缓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说我打赌,你在股市赚不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