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封界十万年(终)

(26+)
“聂天!”

这一刻,有无数道目光,汇集在他身上!

“啊!”

突然间,天地间至强的那些存在,便惊叫起来。

眼前的聂天,他们只是凝视着,时间稍稍久一点,便觉眼睛刺痛,脑海都一片浑沌。

犹如,去参悟他们钻研的大道至理,生出晦涩难懂,不可捉摸的感觉。

望着聂天,如仰望大道,如膜拜法则。

那是一种无比玄妙的体悟。

陷入困境的赵山陵,黝黑的眼瞳,骤然如黑洞深陷下去。

眼瞳内,一点极深极深的黑色光烁,倏然一亮。

仅仅一霎!

赵山陵轰然巨震,以略显狼狈的姿态,尖叫:“本源!还是黑暗本源!”

转世为人族,在魂魄的印记觉醒之后,纳黑暗魔气入丹田,缔结出魔丹的他,无需黑暗血脉,也能嗅到黑暗本源的气味。

聂天身上,或者说灵魂、血脉内,赫然就存在着黑暗本源的气息。

这让他茫然地,生出了错觉,“聂天,你……是在它的帮助下,以黑暗大道又成就为至尊?”

聂天旁,有黑玄龟,有狂暴巨兽,连那五大邪神散逸的,都是黑暗气味。

那些,原先的血脉,本就对应着黑暗。

赵山陵也因此而误认为,浑沌中的那片黑暗,可能放弃了董丽,转而造就聂天,成为另一个黑暗之王。

“呵,你再看呢?”

聂天微微一笑,身上散逸的气息,瞬间变幻。

他这具未显出源生之体的身子,时而身披璀璨星辰,时而金光灿灿,时而寒冰彻骨,时而似流淌着时间能量,时而又仿佛在体内穴窍,开辟出一片片微小的空间……

这是,比起当初的乾魔大尊,更彻底的变化。

在场的所有人族强者,呆呆望着聂天,都有些失魂落魄。

他们之中,有如袁九川般,修雷霆大道,有游奇邈般,修火焰、寒冰力量,也有祖光耀之类,感悟星辰至理。

可几乎所有人,都在聂天的身上,感应出他们毕生追求的大道!

仿佛,眼前的聂天,就是他们的终极大道!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不可能!在一个人身上,不可能集中如此多的属性气息,且每一种都对应着本源,为道之至强!”

“我一定是生出错觉了!”

那些人族的神域、圣域强者,得了失心病般,喃喃低语。

“少主!”

雷魔袁九川,目光炽烈,喝道:“我能有今日一切,都拜少主所赐,少主你不赞同魁首提议,可是有别的想法?”

此言一出,议论纷纷的众人,突然回归现实。

他们强行逼自己,不再想刚刚产生的感悟,都一瞬不移地看来。

留八阶以下,斩之上的异族,从而确保人族至高无上的地位,乃灭星海秦尧的方针,也是他们权衡之后,点头同意下来的策略,聂天难道要推翻?

“所有人族,回归人界。人界,才是人族的归宿。至于墟界,灵界,十万年内,人族不可涉足。”聂天漠然道。

“什么?”

“为什么?”

“凭什么?”

四大古老宗门的强者,顿时炸开锅,梵天泽差点暴跳开来。

但,待到他们看到聂天背后,尹行天、俞素瑛、血灵子,还有狂暴巨兽、黑玄龟和五大邪神后,又都强行冷静下来。

“少主,您?”袁九川也呆了。

“聂天!”赵山陵喜不自禁,“为何?”

墟界的魔族、白骨族和冥魂族族人,也茫然失措。

“这,就是新的规矩,不论你们同意与否,就是如此。”聂天平静地说道。

此话一落,天生巨变!

涌入墟界的,在魔族、冥魂族、白骨族领地散逸开来,掠夺灵材,烧杀抢掠的那些二流宗门的炼气士,忽然间灵魂失控。

在那些人族炼气士周边,有空间缝隙绽裂,他们似牵线木偶般,灵魂被强占地,茫然不知地一一踏了进去。

不论是什么境界,都没丝毫还手之力。

而人界,陨星之地的幻空山脉中,条条绽裂的空间缝隙内,被甩出了一道道身影。

皆是人族族人。

那些人族族人,不久前还在墟界,在灵界,在灭星海和死星海活动着,却莫名其妙,瞬间被丢在此地。

七星界海。

坐镇于此的,神火宗和御兽宗的圣域强者,忽然发现海岛内,通往墟界的界门,无声无息地爆灭,化为漫天的光雨。

“界门爆碎!”

与此同时,在死星海和灭星海之间,人族和灵界、墟界接壤之地,忽有灿灿光河,似由刀芒凝炼而成。

光河内,流转着时间和空间之力。

如隔绝两片天地的屏障,令人界和墟界,和灵界之间,再难通行。

有修为通天者,看到刀芒从墟界白骨族领地划出,横跨无垠虚空,直接于那两处出现。

灭星海。

秦尧和聂瑾两人,驾驭着虹彩舟,就要入墟界。

刀芒,携带时光和空间之力,骤然于此变化为一条绚烂光河,将灭星海到墟界的必经之路,都给挡住。

“魁首!这,这是少主之前释放的力量啊!”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