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十六章:疯狂的玫瑰

(22-)
  风林和连钩锁一样,不仅仅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风林存在的这么一段时间里布鲁斯发现不管遇见什么样的攻击都会被风林阻挡在外。布鲁斯不忍得想起了绝,那个数次出现在他世界里的男人。战遍邪灵,独入深渊,还有一个名字困扰着他,那天突然间出现的幻境,布鲁斯不知道在自己耳边左右着自己身体的人到底是什么人,还有那扇门……门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布鲁斯想不明白,但那些东西也再也没有出现。

  玫瑰的脸色一变,她的剑被数道戟给划开,这个男人的周身像撑开了一个无形的防护网,她附着在身上的天空之力却挡不住这些划来的锋锐,戟在她的身上划开,虽然她的身子第一时间闪开,一朵掉落的玫瑰被风林割成了碎末。

  “他把生命拉成长枪和刚毅,黑暗夺不走光明。勇者跪倒的大地,鲜血洒满的土地,黑色与紫气飘散在孤寂。”御屿口中在吟唱,藤蔓对于这些根本就困不住这些永夜军团的人,只能读出其它更加强的天空秘语了,这来自《昏暗破晓录》的第三句对于现在的御屿来说可是有着不少的负荷。布鲁斯的身体里仿佛被灌入了一股特别的力量,那被刺痛缠身的祝龙眼眸一亮,疼痛消失不见,他的身上升起一层淡淡的紫气,力量,速度,承受能力,他感觉全身上下充满了力量。本来处于弱势的一方骤然之间向着永夜军团压去,祝龙和卡罗看向玫瑰满是恶意,火焰化作长鞭向着玫瑰抽去。

  玫瑰看着自己身上破烂的长裙子,破了,虽然没有伤到她的身子但长裙完全破了,白色的手套边的花边被那刺给划破,咬牙!死,他要死。似乎都看不见冲来的两个粗糙的大汉,她的眼睛里黑色的玫瑰在盛放,“寂夜葬礼!”天空突然暗了下来,一朵朵玫瑰在甲板上盛开,那些跟着她来的人脸色大变。怎么回事!她的身子前耀丽的玫瑰绽放,两个人的攻击被玫瑰挡住,红色的线从一朵朵玫瑰里爆射出来,两个壮汉躲闪开来。

  “快逃!”一个靠近飞空艇边缘的人直接向着飞空艇外翻去,躲不开的人能用出来的防御都加持在了身体的周围。他们的慌张让他们露出了破绽,他们的对手可不会放过他们的怯弱,逃遁的身子被重击,会被抓住破绽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留在这就算不死也会生不如死!可他们真的逃得开吗?

  那黑色飞空艇上那个弩手看着这突然黒压下来的天空脸色一黑,嘴角颤抖着,身子向着船舱里躲去。

  周围的空气像凝固了一样,死亡的压抑深压在甲板上,黑色雨从天空中开始飘洒,暗红色的线从一朵朵盛开的玫瑰里爆射而出,全甲板无差别的攻击红线带着恐怖的穿透降临。卡罗和祝龙身上的火焰卷着爆裂的火焰,火盾挡在周遭。

  死了。那两个人还活着的救援者第一个死去。

  那个弩手内心爆开着恐惧,第三次这是第三次见到这寂夜葬礼!超脱自身的力量,每一次释放之后她都会变得冷酷无情,见到的人都会被她给杀死!

  该死!到底是谁让她变成这样!这是要拉着所有人陪葬!黑色的飞空几个夜犬逃向飞空艇,那跳下飞空艇的人也朝着黑色的飞空艇逃去。必须快点离开!不能再呆在这里了!

  寂夜葬礼,暗红色的玫瑰开满甲板,黑色的雨滴从寂静的夜里滴下。红色的线从玫瑰的花蕾中爆射开来。

  一种强烈的刺痛在他的身上传出,布鲁斯在玫瑰出现的那一刹那,一种死亡的危机感让他的身体上出现了让他的后背犹如针扎。

  “要死了吗?”布鲁斯的身体里有着一股力量在苏醒,那条被重重锁链束缚的龙正向着黑暗之外直冲,那些锁链在死亡的危机里面摇摇欲断。不止一条龙,在那更深处还有着更多被锁链缠绕的黑影,那条黑龙挣脱开了所有阻碍,破开了黑暗,一股暴虐的气息从他的身体内绽放。

  两剑,血红色的光带着不可阻挡的力量划开了祝龙和卡罗的胸膛。布鲁斯的双眸里黑暗出没,血腥的气息从他的身躯里散发开来。来自杀戮的饥饿暴虐而出,那女人漆黑的眼睛与这双黑龙的饥渴交撞在一起,杀!两个煞星没有言语交碰在一起,女人的剑带着交错的红光,布鲁斯手中的戟同样闪跃着红光。黑夜的死寂,杀戮的疯狂,两种意志撕咬在一起,布鲁斯的身后一对黑色的羽翼生长出来,

  “滋!”消融,摩擦的红光,死寂和杀戮相杀,女人不是女人,布鲁斯不是布鲁斯,布鲁斯的意志清醒,但他所做的却不是他所能控制着,那条黑龙的力量充斥在他的身躯里。

  血气和黑气,玫瑰和血光,剑与戟,高空之上两个人难以割离。

  御屿在那甲板之下看着上面开满的花,钢铁之上满是被黑雨腐蚀的黑气。他的嘴里倒吸了一口气,可怕,暗红色的玫瑰和那恐怖的线带走一个个人的生命,草芥被收割,根本就不能够阻挡,连着那些永夜军团一起杀死。同样恐怖的不止那个女人,还有布鲁斯,一股极其暴虐的气息冲入到这甲板下,他感受到了一股和千年龙相似的气息,龙威!虽然千年龙属于双翼龙科并非游龙科但属于龙族的龙威却是相同的。

  血光越跳跃越凶盛,布鲁斯的眼里满是杀戮的渴望,多久了,来自黑暗深处的拘束多少年了?布鲁斯,黑龙意识形态,就算是开启了寂夜葬礼的女人也无法占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