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十一章 千钧一发

(19-)
  第六十一章千钧一发

  萧樱没想到,来人竟然会是殷九明。

  她并没将今晚所行之事告诉他。白天时,他们甚至不欢而散。

  萧樱一个晃神间,只见两个错身而过,随后那黑衣人毫不恋战飞身远遁,身子几个起落便消失在雨幕中。

  殷九明收剑回鞘,没有理会萧樱,而是拿出火折子,先将庙里的枯柴点着,这才缓缓转身,看向萧樱。

  他脸上神情很冷,打是着萧樱,当看到她肩上衣裳已经被血浸透,脸色微变。

  “萧樱。你一定要这么一意孤行?”

  不听劝阻,任性妄为,说她一意孤行已经是客气了。

  殷九明从没见过这么……不安份的女人。

  整个大元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这么胆大妄为的姑娘。

  只身设伏,诱敌而至,简直是个孤胆英雄。他真该上道折子,向朝廷给她求个褒奖。

  殷九明原本怒极,此时看到萧樱肩上的伤,更是气上加气。

  殷九明不由得有些自嘲的想到,想他活了二十余年,也没谁给激起他这样大的怒意……便是家族倾轧,兄弟阋墙,他也没动怒至此,真想,真想不顾一切把这丫头关起来,看她还怎么一意孤行?

  明明气极,可见她伤了,殷九明还是心头一紧。

  那种仿佛有什么东西掐了下心肝的感觉实在太稀奇,以于殷九明有些不明所以,所以他看向萧樱的目光即冷戾又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

  “我和贾大哥计划好了,他在外策应,我在内诱敌……”

  相像很美好,现在忒骨感,简直是狠狠打了萧樱巴掌。

  贾骏在哪?差役大哥在哪?

  若不是殷九明及时出现,她此时小命难保。那人即便不杀她,连番言语刺激下,她也难保缺个胳膊少条腿的,刚才不觉害怕,现在想来,萧樱只觉得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

  “多谢殷公子再次相救。”

  殷九明似是不屑再理会萧樱,只抬头看向庙外。

  “那便是美人案的真凶……至少是真凶中的一个,不能让他跑了。”

  萧樱便要不管不顾的往外冲。

  然后,她一头撞进,撞进殷九明怀里。

  萧樱傻了,殷九明怔了。萧樱慌忙后退,嘴中胡乱说道:“……抱歉,我撞错地方了。”

  殷九明:“……”他已经不想开口了。

  萧樱说完这句话,也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这话说的太傻了,什么叫撞错地方了?她该撞哪里合适?她怎么这么笨,怎么会不辩方向到撞上殷九明。

  他心里一定在腹诽,一定在说她不庄重,不矜持。天知道她没想占他便宜的。等等,这到底是谁占谁的便宜?“你受伤了。”

  “小伤,还是抓凶手要紧。”

  “小伤!”殷九明声音又冷了几分,萧樱很想和殷九明讲讲她这小小的皮肉伤和抚阳镇会继续死姑娘哪个更重要,可是殷九明眼中那种冷意,让萧樱很没用的怂了。

  “……不疼。”她后知后觉的补充。

  不疼!

  被砍一剑不疼?除非她是石头雕的。

  殷九明深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和她计较,古人都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而且萧樱还是难养品系中的珍惜种类,属于找遍全国都寻不到第二个的‘珍禽’。

  他知道萧樱一心惦记着破案。

  可她一个小小的仵作,还是临时的,因为朝廷没有女子当仵作的先例,她的月银都是衙门里东拼西凑来的。

  就这么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她做的倒真是兢兢业业。

  敬业到连命都不顾了。

  虽气她,可殷九明也知道萧樱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殷九明这辈子第一次对一个生出几分无可奈何来。他见萧樱一脸焦急,不顾自己肩上染血的伤口,最终还是冷声回道。

  “他受了伤,跑不掉了。”

  萧樱身子这才一软,倒不是对缉凶有多大瘾头,实在是她又是布局又是用计,还受惊受怕,血染衣裳,如果还是让那人跑了,便真的功亏一篑了。

  何况这样的安排只能用一次,第二次可就不灵了。

  “贾大哥去抓人了?”

  提起贾骏,殷九明冷哼。

  都是些不中用的,早被那人暗中放倒了,如果不是这样,那人也不会和萧樱纠缠半晌。

  若非那人有恃无恐,和萧樱玩了场猫戏老鼠的游戏,他也赶不及挡下那致命一剑。想到刚才的千钧一发,殷九明有些后怕。

  萧樱虽然性子直了些,做事莽撞了些,可殷九明却渐渐习惯了衙门里有这么一个身影。若是他今晚迟来片刻,以后在衙门里再也看不到她。

  殷九明有些不敢想像。

  “……他无事。我先带你去包扎伤口。”

  萧樱觉得自己此时最好乖乖点头,因为殷九明虽然看起来正常,可似乎只要离近些,便能感觉到一股股的冷意向四外发散。

  萧樱突然想到了‘杀气’二字。

  于是萧樱点了头。

  殷九明转身,当选走出破庙,然后……萧樱眨了眨眼睛,她以为自己看错了。

  可是无论她怎么看,庙外摆着的都是,一把伞,一把油纸伞,借着庙里的火光,她甚至能看到伞面上绘着远山近水。

  殷九明的衣裳是湿的,衣摆还滴着水。

  可这把伞……

  殷九明上前弯身,将伞拿起,然后回身走向萧樱。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