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七十五回 危机

(19-)
  身体的伤也就罢了,可最让霸王愤怒的是,都快被打成血人了,直到现在,却还没见着对手的影子在哪儿。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对方至少来了三人:正在缠斗花木兰的申包胥,不断在暗处放箭的射手,还有个能控制大树的什么家伙;至少,霸王是这么认为的。

  射手,霸王能猜到,必然是那个阴魂不散的飞卫。可都主什么时候又招揽了个控制大树的奇怪家伙?这真是个令人讨厌又无比难缠的觉醒者。

  “不好,这样下去,霸王迟早会被拖垮。”花木兰找机会观察了下霸王那边的局势,虽然凭着霸道的身体和蛮狠的力量,霸王一时半会儿倒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这样继续耗下去,此消彼长,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呵!”花木兰长棍一扫,逼退了申包胥一步后,当即一个后撤步,玉足地上一点,向后弹射了去。虽然她也没发现那个会元素控制的怪物藏在哪儿,但射手的位置,早被她锁定。

  “只有先将射手逼退,霸王才能脱险。”花木兰如此想到。

  可是花木兰想到的,申包胥也早想到了,见花木兰弃自己而不顾,便知她要去对付射手,而这,是他所不能允许的。

  “哪里走!”申包胥猛得地上一踏,人已跃至半空,“呼”得一声,重刀劈山碎石般,朝着花木兰,凌空而下。

  “这个人……”花木兰知此招不可力敌,虚空一收,柳叶般的身子如鱼一般,顿时沉了下去,比刀更快一步,落到了地面,跟着长棍一划,将自己推离了重刀的攻击范围。

  “轰!——”重刀无法收势,重重的劈在地上,激起一阵尘土。待到烟雾散尽,申包胥已稳稳的挡在了去路上,将花木兰与飞卫的所在,生生隔了开来。

  “看来,不解决掉申包胥,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我去追杀飞卫的。”花木兰皱了皱眉:可先不说能否打败申包胥,即便能打败他,霸王也决计熬不到那个时候。

  思考归思考,花木兰的手上却没有丝毫放松,仗着棍长,一棍接一棍袭向申包胥,申包胥似乎也并不急于跟花木兰拼个你死我活,只是以逸待劳的见招拆招,将花木兰的攻势一一化解,只有当花木兰想穿刺过去,越过他追杀飞卫时,申包胥才以雄力退之。

  如此,花木兰看似轻松,却被申包胥牢牢的挡在了一堵无形的墙后。

  另一边,霸王在森林的海洋和无尽的箭雨中已是捉襟见肘,若不是前些日子跟着花木兰刻苦修炼了一阵搏斗之技,估计早被箭头钉在地上任人宰割了。

  可即便如此,霸王也不会支撑得了太久。射手,也就是飞卫,见自己性命无忧,便干脆飞身枝头,居高临下,肆无忌惮的向霸王发起了猛攻,这比之刚才藏在暗处偷袭,又是另外一番光景。

  只见不射之弓不断闪着光,而不射之箭,则一波接一波的如稻草般密密麻麻的扑向霸王,根本不容其躲避。

  “哈哈哈哈,霸王,想不到你也有今天!”飞卫得意忘形的站在树梢:“这么大个体格,多好的靶啊!你可得多坚持会儿,别死太快,否则,我这还没过了瘾,你就趴下了,那就不好玩儿了。哈哈哈哈——”

  “吼吼!——”霸王两个幽黑的瞳孔愤怒得快要吐出火来,却丝毫拿飞卫没有办法。这元素缠绕,实在是太强了,若是在平原地区还好,没那么多木头可用,偏偏是在这山林之中,这木头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般,一网接着一网,任他霸王再是力能翻天,也撕不尽这无尽的触手啊。

  “噗”一道黑影闪过,携着刺骨的寒风,从山下直奔飞卫而来。

  “谁?!”飞卫一惊,见来者速度惊人,忙不迭飞身一跃,从一棵树梢蹦到了另一棵树梢,就只这么一刹,飞卫刚才所站的那个树梢已在悄无声息间,被来者切离了树干。

  “荆轲!——”飞卫头皮一麻,惊出声来:“谢安!救我!”

  “哗哗哗!”随着一阵树枝的碰撞声,无数的树枝向飞卫伸出了橄榄枝,瞬间在飞卫的身前筑起了一面绿墙。将黑影挡在了墙后。

  飞卫知这墙挡不住荆轲多久,转身便开始狂奔,一边跑一边不断向后洒出一片雨箭,不期伤人,只要能阻上荆轲一时片刻,给自己布置陷阱和拉开距离的功夫,就心满意足了。

  可荆轲毕竟是荆轲,岂会让飞卫得逞?黑影一没,当下一刻再出现时,已绕过了绿墙,紧随飞卫而去了,那速度,看去势,不用几秒便可再次追上,哪还有他布置陷阱的时间。

  “哗哗哗!”无数的树根从地下冒起,想要缠住荆轲,却怎么也赶不上荆轲奔行的速度,不得以,眼看荆轲就要追到飞卫时,“呼”得一声,又是一堵绿墙从天而降,生生阻碍了荆轲一刻。

  “呼——”“呼——”“呼——”远处,一株毫不起眼的大树背后,靠着一个头戴冕冠,衣着华丽的大官模样的人,满头大汗的正喘着粗气:“妈的,怎么又来个刺客?还是狂暴的,早知道这么难,这单老子就不该接,宅在家里看我的***多好……唉,安妙妙……好色害死人啊……”

  抱怨完,这人两眼一翻,双掌往地上一按,一股强大的意志力透入地底,沿着森林下藏着的无穷无尽的树根,一直蔓延到了远处的战场。

  “哗哗哗!”又是一堵绿墙,在匕首就快刺进飞卫背心的一瞬间,逼开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