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8章 如果这就是救治定襄太守

(21-)
而我们来到太守府前,我发现和我所了解的府邸完全不同,要说是府邸,还不如说是一个和我差不多的民居罢了。只有那三个“太守府”让我眼前一亮罢了。

太守府的下人看到窦武和我的到来,便纷纷行礼,对窦武说道,“欢迎少爷归来。”

“免礼吧,快带我去见父亲。”窦武微微点头,对下人们说道。而下人再次对窦武行礼,带着我们俩一起来到了他父亲,即定襄太守的卧房中。

我们来到了定襄太守的床榻前,我只见到一个躺在床榻上的中年人,也许是受到病痛的侵蚀,显得非常地瘦弱,但从他轮廓分明的脸庞上,我看到了奋勇杀敌的锐气与待人的平和。果然,这个窦奉,虽然公正廉洁,却战功累累。

窦武见到病卧在床的定襄太守,跪下说道,“父亲,我来了。”

“你来了,小武。”定襄太守艰难地伸出手摸了摸窦武的头,他看了看四周,发现我这个陌生人,问了句,“这位是?”

“在下上官骁武,是令郎请来的大夫。”我向他行礼,平静地说道。

“小武,我不是说过了吗?别再为我浪费精力了。咳咳……”他对于我的出现很是愤怒,而这怒火引起了他剧烈的咳嗽。

“父亲,只要您还在,孩儿不论用什么办法,都要将您治好。”窦武心中急了,双手紧握着定襄太守那如枯木般苍老的手,对他说道。

“小武,你……这是何必……”看着窦武这样,定襄太守的心突然软了下来。他看着为他一直担心的儿子,他抬头对我说道,“上官大夫,这孩子……想必给您添了不少麻烦吧?”

“没有的事,这个孩子为了您,跪在我医馆中不起,他的孝顺感动了我,虽然我不知道能不能治好太守您,但我会尽力一试。”我正色对他说道。

“嗯,那还请麻烦您了。”他微微向我点头说道。

我看着他的应允,便转身对周围人说道,“抱歉,除了我的两个弟子,还请大家在门外等候。”

“上官大夫,您……这是?”他不解地问我。

“每个医者都不同,还请太守原谅。”我严肃地说道。

“不行,我们一定要在太守面前守护着!”

“你是不是为了杀害太守才假装成大夫的?”

“滚!你这个刺客!”

……

此时听到我的话的侍卫们瞬间拿起兵刃,他们七言八语,准备向我进行攻击。

“够了!”窦武摆摆手,示意侍卫们放下兵刃,“这是我为父亲找到的大夫,虽然他看起来很壮硕,但是绝对不会加害我的父亲!”

听到此话的侍卫们低下了头,收起兵刃慢慢退出卧房,窦武看着我,诚恳地向我点头示意,我微微眨了下双眼,点头回应。随后,他便走出卧房,并将房门关上。

待所有人都已走出房门,我便用精神力查探了太守的全身。这不查探还好,一查探,出乎了我的意料。太守原本得的只是普通的肺病,却因为他为百姓的一切,没有及时治疗,使得病情加重,发生了病变。而现在,病情已经不能用普通大夫的办法控制并治愈了。

我将自己的真气调于手心,很快,白色的光晕在我手掌间出现,我双手放置在太守的胸前,将真气灌入。但是,我的真气很快被病变组织吞没,而它们便一发不可收拾,迅速地分裂着。而太守也因此更为痛苦。我情急之下灌入黑色的真气,终于将病变组织的分裂控制了下来。

面对着这么严峻的形势,我起身走出太守的卧房。

大家看着我出来,都焦急地问道,“大夫,请问……”

我轻叹一声,摇了摇头。大家看着我,突然间瘫坐在地面上,脑中一片空白。而其中,窦武的反应令我最为深刻,他双眼无光,喃喃道,“怎么会……怎么会……”

他们的反应早已在我的预料之内。但是,太守的病情却在我的预料外,不论我导入哪一种真气,都会对太守造成更严重的伤害。想到这儿,我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彻底根除。

正当我一筹莫展之际,我回想了我父亲教授于我的一些治疗术法。在这其中,有一种方法让我豁然开朗。

我对瘫坐在地面的所有人说道,“不过有一个办法可以,但是这个方法很危险,一个不慎,就会要了太守的命。即使如此,请问你们是否愿意我继续救治他?”

我话音刚落,我便听到窦武站起身,走到我身前,跪地说道,“只要能让父亲痊愈,不管是什么样的办法,我窦武都会答应!还请大夫答应在下的请求!请求大夫治好父亲!”

我看了看窦武的眼神中的那份决绝,点了点头,便进入了卧房。经历了这事,他或许会成长不少。而他的未来,虽已经是定局,但我却依然会看着他的成长,以及名留千史的过程。

我正身坐在太守的床榻前,对张角和张梁说道,“梁儿,从药箱里拿出一粒麻沸散,给太守服下,角儿,你协助我救治。“

“是!”张角和张梁两人拱手答应,随后,张梁从我的行囊中取出药箱,从里面拿出装有麻沸散的瓶子。他开启瓶塞,抖出一粒,递给我。我给太守服下后不一会儿,他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