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59地藏菩萨现身

(19-)
  程合一看到那和尚,吃惊地脱口而出:“空觉法师?!”看了一眼绿翘,绿翘也是很吃惊,这和尚现在不应该是在九华山上睡觉的吗,这大半夜的怎么跑这里来了。

  但是听他称呼道明法师的口吻,似乎是认识道明法师,并且毫无谦卑的感觉,难道这空觉法师另有身份?

  程合一和绿翘正疑惑不解的时候,道明法师念了声佛号:“阿弥陀佛,韦驮菩萨别来无恙。”程合一和绿翘听到这一声称呼,惊的是目瞪口呆,原来这两天他们一直在山上来来回回遇到的空觉大和尚,居然就是绿翘口中全九华山都找不到塑像的委托菩萨。

  这下好了,人家在九华山倒是没有塑像,但是人家真身就在这了。

  空觉法师,也是就是韦驮菩萨,此时并没有回念佛号,直接说道:“道明,你师父地藏违背当年的宏愿,不肯入地府渡化众生,现如今在世间消失不肯现身,这也就算了,你现在又出来阻拦地府自行渡化这群可怜的鬼魂,怕是说不过去吧。”

  道明法师见韦驮菩萨语气不客气,也不卑不亢地说道:“我尊师并未违背宏愿,只是天道不存,地府沦陷,现已空空如也,又去渡化谁呢,我尊师也是无奈。”

  “放肆!地府判官引领众多阴魂在此你视而不见,还口口声声说地府沦陷空荡,却辩称天道不再,假如天道不再,这世间生灵又如何生存轮回?如今世道康宁,你这岂不是睁眼说瞎话。”韦驮菩萨语气变得不和善起来。

  “那是你们的天道,不是我们的天道。”道明法师依旧不卑不亢,但是言语间也不再客气。

  “哈哈哈哈,我们的天道?你们的天道?你们的天道在哪里?你看这满九华山的神佛,你唤一个试试,有谁理会你?你们的天道在哪里?”韦驮菩萨干脆连掩饰也不掩饰了,毫无顾忌地讥笑道明法师。

  只是这话音刚落,一道金光冲向他们中间,伴随着一道声音:“还有贫僧在此!”

  金光过后,中间站着一个和尚,程合一和绿翘同时唤出:“应身菩萨!”

  来者正是九华山上,被程合一逼着从百岁泉里显身搞的浑身湿透的无暇禅师,也就是应身菩萨。

  应身菩萨显然也听到程合一和绿翘叫出了他的名字,指着他俩说道:“你们这两个混球,在我殿上拿我开玩笑,一会再收拾你们。”

  然后转脸笑嘻嘻分别对韦驮菩萨和道明法师道了声佛号,接着又对韦驮菩萨说:“韦驮菩萨,贫僧说句公道话,你说这地府是地府的事,天上呢是天上的事,这搞到人世间不得安宁就不对了吧,本来好好的九华山,你说你非让这什么崔判官带着这么多怨鬼来着捣乱,你说你是不是诚心的?”

  韦驮菩萨听到这应身菩萨拉偏架,也不客气回道:“无暇禅师,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这九华山,我不奈何你,只是因为我等的不是你而已,现在你既然来了,那就正好一起把你们收了。”

  “唉唉韦驮,这就是你不讲道理了,什么叫你不知道我在九华山,我不在九华山,又应该去哪,天道都没有了,我不在自己的法场我去哪,倒是你,这九华山本身就是地藏菩萨的应化道场,你跑来假扮和尚,鸠占鹊巢,还有脸说我。”应身菩萨也不客气,直接就和韦驮撕了起来。

  程合一和绿翘在后面听得一头雾水,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新地府老地府他们还能理解,但是什么天道没了是什么意思,还有这为什么,菩萨和菩萨都要干起来了,这叫什么事啊!

  韦驮菩萨还没开口反驳,道明法师就接口说道:“韦驮,当年你作为九华山护法,戾气太盛,滥杀无辜,地藏菩萨将你赶出九华山,现如今你回来鸠占鹊巢,是故意向地藏菩萨示威吗?”道明也不客气了,连菩萨的称号都直接也不称他了。

  但是从道明法师这话里,程合一和绿翘也明白了为何九华山没有韦驮菩萨了。

  韦驮一听这话,怒气爆升:“你不说这还好,当年我为了地藏报仇,那老儿却不识好歹将我逐出九华山,如今他又违背天道,佛祖派我前来拿下地藏老儿,既然他不来,就先拿了你们吧!”

  说罢整个山谷狂风大作,韦驮却不动如山,单单是法力气场,已经压得那群鬼纷纷躲得不见踪影了,程合一一把将绿翘搂在怀里,强用神龙气息方能面前撑住气场的压力,护住自己和绿翘。

  绿翘被程合一抱在怀里,虽然面临的杀气正盛,但是此时面色绯红,从她生到死后这么许久,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抱过,但此时她也明白程合一是为了保护他,也不挣扎。

  道明法师回了一句:“你的佛祖又是哪个佛祖?!韦驮,这才是你的本意吧。”

  言毕,周身佛光四射,应身菩萨将手中法杖立于面前,也双手合十,口念佛号,身上霞光万道,与道明法师一起护住程合一和绿翘,且抵抗着韦驮的法力。

  而此时的悟空,已经狂躁起来,怒吼不止,狂吼中法身又变大了许多,有十米之高!

  跃起半空中,愤怒地朝韦驮砸去。

  韦驮仍旧是动也不动,悟空却在半空中翻了几个跟头,砸在远处的地上。

  此时整个山谷树折石飞,鸟兽不藏,一阵阵佛光的碰撞炸裂出无数火花,把这里照耀的比白天还亮。

  法力气场的碰撞声如白日炸雷,轰鸣不止,空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