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百六十七章处决杜府

(31+)
南霈并没有接话,只是转换话题说道:“我也很想与孙兄共饮这壶美酒,只是太不凑巧,我昨日才回来,还没有调整好自己的身体,今日一醒来便觉得浑身乏力,头昏脑涨。恐怕不能和二位共饮。”
  
  夏江蓠有些急了,“这是怎么回事?哪里不适,要不命人把孙恒叫来,给先生看看。”
  
  “不必了,我也是懂些医术的。”南霈不着痕迹的拒绝道:“今日实在无理,多有冒犯,还请孙兄多多包涵。”
  
  “无妨,若是南先生实在身体不适,我们二人也便不再多打扰,你且好好休息。”孙宇料到南霈不会和自己一同用餐,“待你身体恢复,我们二人再把酒言欢。”
  
  南霈点点头,站起身来,“今日实在有些歉疚,还请二人多多包涵。我身体疲乏,先去休息了。”说罢便起身离席,孙宇和夏江蓠也没办法再待下去了,只好离开。
  
  “唉,本以为今日赶了巧了,谁知道竟不凑巧。”夏江蓠叹了口气,“我腹中饥饿得很,看着那一桌吃食实在诱人,真是气煞我也。”
  
  孙宇宠溺的揉了揉夏江蓠的头,说道:“这有何难,回去之后让朱胖子再做些给你,既南先生身体不爽,咱们倒不如回去和店里伙计们吃顿饭,这菀香楼也快重新开门了,一起庆祝一番岂不是更好?”
  
  夏江蓠这才由阴转晴,催着孙宇快点回去。
  
  酒足饭饱之后,孙宇便出了店门,和自己队伍的人去了杜府。此刻的杜府早已经人心涣散,看见孙宇过来也不阻拦,任凭几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你们是谁?竟然敢私闯知县府,可知这是什么罪?”见有人进来也没人看管,莲翠只好走了出去,强打精神的厉声呵斥道。
  
  “我们是朝廷派来处置杜家的,你是何人?”队伍里的人说道,“快把那杜知县给我叫出来,莫要阻拦。”
  
  “莲翠,发生什么事情了?”里面一个沙哑的女声问到,又缓缓走了出来。
  
  孙宇看那人容貌姣好,却消瘦得厉害,人也没有精神,两个眼睛里尽是绝望与冷漠。似乎看淡了生死一般。
  
  “小姐,他们是朝廷的人,来处置咱们老爷来了。”莲翠哽咽的回答着,眼眶里的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向地面。
  
  “不哭。”杜紫菱淡淡的说道,抬起头看着孙宇,微微施了礼,才缓缓说道:“家父几日前便瘫痪在床无法动弹,此刻是无法出来接受审判了。就让小女替父受处罚吧。”
  
  孙宇看了看眼前的人,便知道这人就是把孙家步步紧逼的杜紫菱了。可如今看来,她以前那飞扬跋扈,盛气凌人的样子早已荡然无存。这般楚楚可怜的样子叫人反倒有些心疼。但一码归一码,杜知县作恶多年,他们全府上下也没有人揭发检举,都算作同流合污,不管怎么说都是有罪在身的。
  
  
  
  “接江府江侯爷之命,杜府上下全部流放,江侯爷念在杜府曾铲除方家有功,便不再要了杜知县的命。余下的事情,交给军队孙宇全权负责。”队伍里一个人高声宣布道。
  
  此刻,杜紫菱也知道没有办法挽回这状况了,从父亲的只言片语和神态中,她也猜出来父亲最重要的把柄已经被人掳走,而唯一能依靠的江家,此刻竟亲手把自己扔进了万丈深渊。
  
  “流放,呵呵。”杜紫菱突然笑了出来,“我杜紫菱此生从未想过,竟会有如此遭遇。”杜紫菱站起身来,定定的盯着孙宇,“你就是那天织局孙小妹的兄长吧,真好,我也想有这般疼爱自己的兄长。”杜紫菱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大颗大颗的滚出。
  
  杜紫菱眼神充满了决绝,她忍不住仰天长啸。末了,深深的看向孙宇:“我这一生,绝不会做出糟践自己身份地位的事情。”她惨淡的笑了一下,咧了咧干裂的嘴角,嘴角立刻有殷红的血液析出。杜紫菱并不在意,猛地从自己怀里抽出一把短把匕首,来不及众人反应,便猛地朝自己喉咙刺去。那血液立刻喷涌而出,溅在一旁的地面上。杜紫菱也随之倒地,大大的睁着眼睛,一会就没了气息。
  
  孙宇被这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没想到杜紫菱竟这般傲气,甚至连自己瘫痪无依的父亲都可以弃之不管,也要为了自己的声誉而死。
  
  “以后就由你照顾杜知县吧,看家里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尽快拿去换成银子。带着杜知县悄悄逃走吧,明日我便过来抄家。”孙宇有些于心不忍,对莲翠嘱咐道,又看了一眼地上死不瞑目的杜紫菱,叹了口气,走了。
  
  回去之后,孙宇告诉夏江蓠今日的事情,两人倒是默默叹息了良久。这杜紫菱本不应被同情,做下了这么多恶事,但不知怎的,两人都觉得胸口有些堵。权衡再三,两人决定不再和其他人提起这件事,若是孙小妹问起,就说杜家全体流放边塞,永世不得回迁。孙小妹心善,若是让她知道这件事情,定会心里不好受的。
  
  日子总是匆匆流过,没过几日,孙宇便又要离开了。此次离开,不只是孙宇,夏江蓠也难受起来。她从前并没有这样的感受。而如今,孙宇对于自己就相当于空气一般的存在,若是没了孙宇,自己也会难受至极。
  
  起初,两人都心照不宣的不提这件事情,都假装孙宇不会离开,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