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29章 阴谋再起

(31+)

  每年十二月上旬,是虹彩国皇帝的登基庆典时段。
  从初一到初十,全国上下都会举行各种各样的庆典以示庆祝。届时,与虹彩并立的其他各国也会派使臣来到帝都向虹彩陛下贺喜。而十一月的最后一天,是虹彩国当今太后的生辰,所以各国使臣又通常会提前赶到虹彩帝都顺便为太后贺寿。
  这样算下来,十一月下旬到十二月上旬,整个羽化城将会是八方来客欢腾一片。而这一段时间,又被人们称为“双典时期”。
  今年是虹彩朝阳帝皇甫曜天即位第四十整年。因而朝阳帝宣布大赦天下的同时,决定把今年的登基庆典举办得更加隆重一些。十一月下旬到十二月上半月整整二十五天时间,虹彩帝都将城门大开,欢迎各国商人旅客前往共庆。
  不仅如此,皇宫庆典上还会首次向各国来使展示虹彩军魂之师麒麟军的风采。到时候虹彩会派出五千麒麟将士向各国使者展示长戟、箭术、剑法、骑术以及一些麒麟军的新型训练之法,以供各国交流兵法之用。
  昭告一出,各国上下闻风而动,各皇室准备派出的使臣地位都比往年高得多。麒麟军的实力各国一向都是看在眼里的,有公然见识借鉴的机会谁都不想错过。
  国宴谁都不稀罕,各个国家皇帝想要看的是传说中的麒麟军的实力,从而揣摩虹彩国此时的国力以作打算。
  因为要迎接各国使臣及各类其他人物,整个羽化城从十一月下旬开始就变得更加热闹了。因而羽化城太守不得不增派几倍的人手进行巡街,兵部也奉命派出更多的巡防兵协助加强城中的防卫,以期帝都安全无虞。
  而展示雄风的指令,也让麒麟军本来就严格的训练变得更加严格。作为皇帝陛下在麒麟军中的“眼睛”,公孙毓雅也理所当然地变得更忙了。新型训练之法,不就是指她想出来的那些法子嘛!
  她和上官大将军大概明白陛下的意思,无非就是想要借助麒麟军来威慑其余几国,杀杀他们的歪心思。不管有没有用,试试总是好的。至于什么军事机密之类的他们完全不去介意,要真这么容易就被学了去,他们还算什么军魂之师?
  正所谓领导一句话,下属跑断腿。于是,她在麒麟军中忙得根本无暇去时刻打探誉王的一丝情报,也忙得连去探望被禁锢的司徒浩的时间都没有。
  脚不沾地,大概说的就是她这段时间的状况。
  然而,也就因为公孙毓雅忙得不可开交,她才错过了一个轰动几乎整个帝都的传言。
  在城东的烟花巷中,因为很特殊而名满整个羽化城的南风馆吟兰阁,近几天出了一个惊为天人的头牌艺倌儿,名唤媚玉。这媚玉长得是柳眉细腰,风情万分,温柔可人,端的是比那画中仙女还要美上几分。
  不仅如此,他还有一副好令人痴迷而又雌雄莫辩的好嗓音,手抚瑶琴口出仙曲,迷得那帝都公子哥儿们一个个流连忘返。短短几日,多少达官贵人名门子弟都拜倒在他的锦袍裙角之下。
  这天,镇国公公孙烈得了昔日的老伙伴滕老将军的邀请,兴冲冲地去下棋了。
  腾老将军是公孙烈创建麒麟军时的好搭档,比公孙烈还要年长几岁。两人为将时便常在一起比武切磋,畅谈兵法。公孙烈还把自己的二女公孙巧兰,许配给了滕将军的嫡长子如今的另一个怀化大将军滕开山,两家关系是更近一层。
  如今,两人纷纷致仕,便经常在一起喝喝茶下下棋聊聊国家情势,也是相当的惬意。
  滕府一暖阁内,公孙烈和滕老惬意地下着棋,贾连祥静静地站在一旁当着真君子。
  “我说阿烈啊,有件事,我也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啊……”
  滕老将军摩挲着一枚棋子,突然有些犹豫地开口着。
  “嗯?你何时也变得如此婆婆妈妈的了?”公孙烈轻皱了一下眉,抱怨道,“有事儿就快说!下个棋也不专心……”
  谁知滕老将军却下定决心似的索性将手中的棋子放回棋缸中,抬头看着公孙烈,正色道:“那你先答应我不可轻易动怒,听我把话说完。”
  公孙烈见他如此举动,也不自觉地稍微正视起来,疑惑道:“到底什么事儿这么紧急啊?还神神秘秘地非得这个时候说?”
  滕老将军却是不依不饶地强调:“你先答应我再说。”
  公孙烈一愣,这才有些无奈地放下棋子说道:“看把你这张老脸给纠结的!说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滕老将军松了一口气,这才斟酌了一下开口道:“是这样的,我昨夜无意间听人说下午好像有看到户部尚书携伴去了那吟兰阁……户部尚书,不是你家秋彦小子吗……”
  公孙烈炸了眨眼,表示不明白:“吟兰阁?那是什么地方,有什么特别的吗?”
  “嗯,确实够特别,烟花巷南风馆。”
  “啪!”
  公孙烈猛地一拍棋盘,顿时尚未收回的棋子被震得洒落一地,他却没有心情去关注,怒吼道:“混账!是哪个小王八羔子在那里胡说八道?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看着撒得满地的棋子,滕老将军并未动怒,只是叹气道:“是啊,当时我吼出的话几乎和你一模一样。毕竟秋彦可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他根本不是那样的人。我揪着那小子质问,然而和他一起的好几个人却不怕死地都说看到了,甚至后来连开山都听到了类似的风声。这件事绝不简单,不知是真是假……”
  “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