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28章 李老的劝解

(31+)

  李老将手中的碗放下,淡淡道:“老夫是不是应该遵从王爷的指示,每日给你灌一包软筋散?”
  “软,软筋散?”
  司徒浩惊讶不已,主子让李老灌自己软筋散?
  “是啊!”李老俯视着他,淡然道,“王爷谅你醒后也不会老实养伤,便嘱咐老夫用软筋散招待你。如何,要不要试试?”
  似乎是真的怕被软筋散招待似的,司徒浩霎时脸色发白地想要挣扎。无奈他此时却是被金光环绕着动弹不得,只得眼中充满哀求地开口道:“不!求您,请放我回去!”
  感受到自己身上的金色光晕,他突然又想到了曾经的经历,莫名兴奋地说道:“您和王爷是来自同一个地方是吗?我知道您这也是灵气,是不是说明您也可以用它来疗伤?您为我治好,让我回去照顾王爷可以吗?”
  李老无语地看着一脸兴奋的司徒浩,也不反驳他的话,而是面色清冷地说道:“轻易为你治好?那处罚又有何意义?”
  “呃”
  司徒浩顿时哑然,想了想,还是不死心:“那您先放我回去,待主子好了我再自请加倍领罚行不行?
  岂知,李老的脸色却是更加冷了。他直接抄起刚才端进来那碗膏药,撩开锦被便动作毫不轻柔地向司徒浩背后抹去。膏药的刺激性产生的剧痛瞬间让司徒浩疼得满脸冒汗,浑身发抖,思考不能。
  可尽管痛到了极致,他却还是倔强地没有痛呼出声。
  李老却是毫不怜惜,一边细细地将膏药抹遍他的脊背一边训斥道:“就这么想死?要不要我现在就成全你!我告诉你,这次你可是昏迷了整整五日,若是加倍焉有命在!你以为王爷为何会这么狠命地处罚你,还把你送到这里来?”
  待膏药抹遍了全身,清清凉凉的感觉反倒让刚才那一瞬间的疼痛感减轻了不少,也让司徒浩渐渐恢复了清醒。
  “因为,主子对我失望了。”
  “嗬,你还知道啊!”李老无情地嗤笑了一声,看到他霎时黯淡的神情,皱了皱眉才又问道,“那你可知道自己为何会被处罚?”
  司徒浩神色黯淡地轻声道:“不该擅自离开郡主视线,引起郡主怀疑,最终还导致郡主关心则乱闯府受伤;更不该违背主令将郡主带到主子面前,让郡主跟着担惊受怕。”
  李老漠然道:“是啊,你也知道自己犯的错有多重。可是,你又见过哪次他下令处罚过后还故意将人送走,并叮嘱醒来之后不让动弹的?你可知道,他并不是气你的违背主令,而是气你的杞人忧天自以为是!”
  司徒浩急急地瞪着眼睛想要辩解:“我没有……”
  “没有什么?没有杞人忧天?”李老继续讽刺道,“枉你人称性情温和、从容睿智。我看在王爷面前,你是连基本的冷静都做不到,何来的从容?又何来的睿智?”
  “我听郡主说过,她看见你时便知道你许久都不曾好好休息过,整个人疲惫虚脱至极而不自知。你猜,王爷有没有发现这一点?”
  司徒浩顿时眸光微闪,无措地开口道:“我……”
  可是,李老并不打算听他的辩解,直接打断道:“对于王爷的情况,你有所担心也无可厚非。然而,王爷有没有劝说过你不必过于忧心?有没有让你要好好休息?”
  “作为一个下属,反而要生病的主子来天天劝慰你关心你的状况,你就一点没觉得愧疚?你是觉得你阳奉阴违独自强撑即便累死了也无所谓,王爷还会因此感念你的无上忠心?”
  “我没有想要累死自己!”
  这次司徒浩终于成功反驳了。可这一吼不可避免地又牵动了伤口,使得他再一次痛得全身痉挛。
  “嘶!”
  李老却并不同情他,反而冷笑着继续打击道:“是啊,你是没有这样想,只是这样做了而已!王爷对你过于纵容,所以才让你习惯擅作主张自以为是,搞得他自己反而更心累!”
  “可是,可是我只是想要好好照顾主子呀,难道这样都是错吗?练武之人,少休息一些时间又有何妨?”
  “你那只是少休息了一些时间吗?都快力竭短命了知不知道!”
  “我……”
  终于,司徒浩感觉到了理亏,气势也慢慢弱了下去,自从主子病发之后他确实一直都很少休息。他变得有些委屈,情绪也变得失落起来。
  自己想要照顾主子,却让主子反过来为自己忧心了吗?
  李老见状,这才停止了讽刺,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为主分忧的想法不错,但做法却不值得称赞。你很关心王爷这很好,但你必须要冷静一些。你从来没有冷静地思考过王爷的话,所以最终才把自己搞得狼狈至极还帮不上一点忙。”
  司徒浩沉默,细细想来确实如此。
  李老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声音也变得温和不少,
  “御凌,你是第一个王爷选择告知真相的人,说明他待你更亲近一些也对你抱以厚望,那就不要让他失望。你要知道,我们拥有着世人无法想象的强大力量,能够解决你难以想象的困境,甚至是操纵生死。对于我们来说,身体只是一副皮囊而已。即便散去,我们也完全能够用另外的方式存活于世,亦或者是另寻一副皮囊。”
  “所以说,不要杞人忧天无病呻吟。你之所以整天担心王爷会一命呜呼,其实只是说明了你对他的不信任而已。王爷把你送离他的身边,也是不想让你擅自地更加痛苦啊。”
  说到了这个份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