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17章 御医慕容之

(31+)

  除了为九皇子疗伤需要的三人,其他人再次退出了隔间,来到外间厢房。
  公孙毓雅和祥岚公主在桌边坐下,清竹夫人亲自去为他们沏了一壶茶。等捧上了茶盏,公孙毓雅才开口问道:“曹,你怎么这么巧把御医给请来的?”
  曹便恭敬地答道:“属下急匆匆的赶到附近的云之药堂,他刚巧在那里,便带来了。”
  公孙毓雅明显一愣:“就这样?”
  曹一时没明白主子的意思,略一寻思,便笑道:“郡主,您就没觉得他有些面善吗?”
  公孙毓雅眼睛一眨,迟疑道:“是呢,确实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而且他身上有一种气质也让人感觉似曾相识呢,只是我一时想不起来。”
  曹也不卖关子了,他笑着解惑道:“他是慕容姑娘的三哥慕容之,就是慕容姑娘经常挂在嘴边那个温柔体贴的年轻天才御医哥哥啊。”
  “哦!原来是他!”公孙毓雅恍然大悟,“难怪看起来有些熟悉感呢。听说他小小年纪便医术高超被陛下钦点为御医,今日终于见识到了。不过……”
  “不过什么?”
  “没什么,应该是我误会了。”
  并不是误会。这慕容御医确实和瑶珠有些相像,可身上的气质却似乎又像另外一个人。可这个人是谁又一时想不起来,也许是太过熟悉的人反而容易忽略。
  祥岚公主一直紧张地盯着小隔间的门,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在讨论些什么。要不然以她平时的性格,对于慕容之这个有颜值又有高超医术的天才御医肯定是要好好地夸上一番的。可惜今天的种种却让她完全失去了这种兴趣。
  此刻,她只是关心着自己的傻逗九皇兄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又过了一会儿,隔间的门终于被打开了。
  清竹公子恭敬地站在门口笑道:“九殿下已经醒了,各位请进吧。”
  祥岚公主便带头朝里面走去。走到里边,却看到刚才还昏迷不醒的九殿下此时却已经下了软榻,而慕容之则一脸淡然地收拾着自己的银针。矮几上胡乱地摆满了沾满血迹的纱布,旁边则是一盆红艳艳的血水。
  “死诚捷,这么快下榻干什么!流了这么多血,不知道好好休息吗?”
  祥岚公主看见九皇子这么快就下榻,不禁吼道。
  皇甫诚捷此时的脸上也恢复了淡然,不似刚才那般惨白,倒也是个忍功了得的。他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衫,一边白了她一边浑不在意地斥道:“叫皇兄!没大没小。刚才只是一时血气上涌才崩了伤口晕过去的,这么大惊小怪的干什么?我好着呢!”
  祥岚公主却是不依,继续吼道:“好什么好!装得跟没事人似的,不是说还受了很重的内伤吗,不躺一会儿怎么行。三皇兄怎么忍心这么折腾你……”
  说着说着,她气焰越来越小,声音也越来越弱。说道最后,不禁又鼻子一酸,抽泣起来。
  “哎,别呀,你怎么又哭了!”
  看见自家皇妹又哭了,皇甫诚捷顿时又手足无措起来。他想要上前去安慰安慰,想到刚才自己的遭遇又傻住了脚,只得轻声软语地说道:“别担心,我真的没事。内伤慕容大人已经为我治好了,剩下的就是之前的一些皮外伤,养养就好了。我是个男人嘛,受点小伤也没事的。二皇兄也并没有折腾我,他是为我好呢,你放心。”
  那边慕容之收拾好了银针,也上来安慰道:“公主放心吧,事实确如九殿下所说,已无大碍。刚才的晕厥只是个意外。”
  慕容之的医术祥岚公主明显是绝对的相信的。听他如此一说,祥岚公主这果然立即就相信了,也很快止住了哭容。她看了皇甫诚捷一会儿,突然扭扭捏捏地轻声地开口道:“九皇兄,对不起。”
  皇甫诚捷一愣,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随后看到祥岚公主不自然地表情,大笑道:“可以呀,祥岚,你终于肯叫我一声皇兄了!看来我今天是因祸得福啊!哈哈哈!”
  祥岚公主红肿的眼睛一瞪,顿时又炸毛了:“你个死诚捷!本公主好不容易拉下脸来道一次歉你居然煞风景,活该疼死你!”
  不过,被九皇子一打诨,祥岚公主心中的抑郁却是消散了不少。吼了一气,她便傲气地说道:“既然你死不了,又是出来找我的,那便待我去稍微整理一下就回宫去吧。”
  她又转向公孙毓雅福了福身,乖巧地说道:“今日之事多谢郡主,祥岚改日定当回报。”
  公孙毓雅温和地回了一礼,微笑道:“公主不必客气,这是臣女应该做的。”
  祥岚公主便不再言语,道了一句“失陪”便请清竹夫人带路去梳洗整理了。
  这边,皇甫诚捷又对着公孙毓雅抱拳道:“刚才的事我也听彭公子说了,多谢郡主的理智果断。慕容大人医术高超也恰巧清楚我的情况,由他诊治便不怕被有心人打探了去,我也省了善后的麻烦。以后郡主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我定当义不容辞。”
  公孙毓雅了然,只得又福了一礼,应道:“九殿下客气了,殿下受伤我相信任何人都不会见死不救的。”
  这个九皇子言下之意,经常被强制性与人对练之后,为他诊治的恐怕都是这个慕容御医吧。
  也确实有些巧呢。
  他如此直白地提及此事就不怕别人多想?
  皇甫诚捷可不管公孙毓雅怎么想,他又对帮忙的其他人分别表示了谢意。待祥岚公主整理好之后,两人便向众人告辞而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