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16章 恒王和九皇子

(31+)

  仿佛想到了什么,祥岚公主又有些心慌地说道:“刚才多谢郡主了。可我刚才真不是有意伤害九皇兄的。他的功夫很好,平时我从来伤不了他,不应该躲不过我那一掌的!”
  公孙毓雅便轻声安慰道:“公主别担心,九殿下来到这里之前身上就应该是有伤的,而且应该伤得还不轻。他装得若无其事地来找你,其实都只是在逞强而已。”
  祥岚公主便放下心来,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原来如此,都怪我太心神不宁了,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他受伤,大概是又被三皇兄罚了吧。”
  公孙毓雅眉毛一皱,不解道:“又?”
  她可是听说这个二皇子恒王对九皇子很是爱护的,其关心程度远超其他皇弟皇妹呢。祥岚公主说“又”那便说明这不是第一次了,这是为什么呢?
  祥岚公主点点头,说道:“郡主有所不知,三皇兄是一个怪人。他对任何事物都很冷淡,也不喜欢和人打交道。如今三十五岁了府中却连一个侍妾都没有,更别说是王妃了。父皇多次逼婚,甚至有时候以不孝为由罚得他皮开肉绽他也毫不松口。这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有那龙阳之癖,然而他却从未与任何男子有过过多言语。”
  “而九皇兄从小记名在华贵妃名下,相当于三皇兄的亲兄弟了。华贵妃娘娘并不待见九皇兄,所以他从小到大都是三皇兄在教导。说也奇怪,三皇兄对其他兄弟姐妹都是冷冷淡淡,对九皇兄却是极其上心,把他简直是当做亲生儿子一般在教养。”
  “三皇兄在大部分时间都很纵容九皇兄,但有时候却又是冷酷得很。一旦九皇兄莫名其妙惹怒了他,便会被他狠命地罚,偏偏九皇兄还甘之如饴,让人捉摸不透!”
  公孙毓雅想到刚才粗略地探出九皇子的伤势,疑惑道:“可是,什么样的惩罚会让他受内伤啊?我看他的内伤可不轻。”
  那样的内伤可不像是长鞭棍棒一样的东西能够造成的。
  祥岚公主看了她一眼,苦笑道:“三皇兄很少使用杖罚或者鞭罚的。他大都是让九皇兄去和别人对练,犯错越大对练的人数就越多时间也越长。而操练对象,一开始是宫廷守卫,长大一点便改成了禁军,十六岁之后就直接变成了恒王府暗卫。而那些人从来都是不敢留情的,所以每次受罚九皇兄都会被折腾得奄奄一息。不过,这也让九皇兄的武功精进飞快,皇宫里没人再敢小觑他。”
  公孙毓雅点点头表示明白。
  自己的婢女和自己争宠,华贵妃当然就不待见她的儿子了,这便导致了九皇子在宫中备受欺侮。而恒王的所谓惩罚却让他有了反击的能力,所以他对自己的皇兄应该是敬爱有加的吧。
  不过,他对这个皇弟如此上心,却为何会以这么狠心的方式来锻炼他呢?
  从根本上就不大对劲吧。他为何会对九皇子如此上心?难道就因为自己的母妃对他不待见,所以就对这个同样不受待见的弟弟产生怜爱之心?这个理由也太牵强了些。
  不过,三十五岁高龄还没成家,却对自己的皇弟这么上心。莫非?!!
  公孙毓雅越想越感到有些惊悚!
  ……
  呃,好吧,她觉得自己脑洞开得有点大。
  不过这个恒王确实有必要好好探求探求。他如今在朝中的势力非同小可,和太子殿下之间的争斗也日渐明朗。
  此时的情况也不知道是不是恒王的一步棋,自己得小心行事才行。不过这个九皇子,至少目前为止给人的印象并非奸诈之人。
  “郡主,大夫来了!”
  曹突然闯了进来,手中还拎着一个身高和他差不多的青衣男子。
  这青衣男子年龄和曹一般大,长相虽不及曹却也俊逸十足,整个看起来倒不像大夫反而像个儒雅的才子。曹出声后便将他放下。他略微有些狼狈却也并不慌张,显然是被曹直接拎着施展着轻功前进的。
  “慕容大人?”
  祥岚公主看见来人眼睛一亮,激动地喊出声来。
  她这一喊,也成功地让男子将目光投注在她身上。待看清楚后他便跪地行礼道:“微臣参见十二公主!”
  祥岚公主连忙上前将他扯住,焦急地说道:“慕容大人快请起!九皇兄出事了,你快去救救他!”
  说完,她又朝不明就里的公孙毓雅道:“郡主,这位是太医院的首席御医慕容大人。他医术高超,一定能救九皇兄的!”
  刚起身的慕容之一听还有一位郡主,连忙又要拜,却被公孙毓雅果断的话拦住了:“不必多礼了,快进去看看九殿下吧!”
  公孙毓雅相当惊讶,没想到这个青年居然是御医,不过此时明显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慕容之便不再拖泥带水,立即拱手道:“是!”
  公孙毓雅很快将慕容之带到了隔间,彭源和清竹公子仍然在小心翼翼地为九皇子输入着内力。
  慕容之眉毛一挑,淡然道:“二位先住手吧。”
  二人看向公孙毓雅,得到肯定后便停下了动作,然后将九皇子扶着趟在软榻上。
  慕容之上前熟练地为九皇子把了把脉,又抬起他的头查看了一下刚才被撞的部位,然后又轻轻地压了压他的胸口。
  “各位放心,九殿下没事。他旧伤未愈之下遭到剧烈撞击,而且头部被硬物伤及一时气血不畅引起了晕厥。有了二位公子刚才的相助,九殿下的经脉已然归位,只是脏器仍有些不正。”
  他看了看一旁显然是刚准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