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六章:无声之问

(19-)
林蛋儿竟然告诉赵晨星他们道:“我之所以参加这个行动,是因为我想知道自己……还活着。”

“……”随着他的话,四座无声。

这是什么意思?

这又算什么理由呢?

在略微沉默之后,赵晨星最先开口道:“我……听不懂您的话。”

“哈哈哈!”突然林蛋儿大笑起来,笑的在坐的各位又有些莫名所以。

在那几乎笑出泪的声音结束之后,林蛋儿挥了挥手道:“看把你们惊的!我有那么让人害怕么……”

林蛋儿的笑容过后,又冲大家摆了摆手道:“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感觉自己太闲了,想找点儿刺激的事情干……”

说话间,林蛋儿摸了摸自己的头颅,而后摆了摆手道:“诸位,天天跟着雷旺财身边站桩是很累的一件事情,而且极度无聊。这么无聊的事情,我可不想天天干!”

“……人生嘛!怎么也得找点儿乐子!”林蛋儿最后总结道。

林蛋儿的话说的挺玄乎的。不过好像很有道理……

赵晨星一伙人在听过之后,虽然都明白了他的意思,可是又都很感觉玄乎,很缥缈。

总之,那不像是一个正常人或者普通人应该有的想法……

在之后,大家又天南海北的聊了很多。但是要说给赵晨星刺激最大,印象最深的,还是这位林蛋儿的话。

这个疯子一样的家伙,看来很不简单呢……

大概在晚上九点左右,这个团队里的人停止了攀谈和闲聊,而后爬进各自的棺材和棺材板子里开始睡觉了。

其实,和赵晨星说的差不多。

这些棺材都是柳木,榆木制作的,用料又厚,所以很能挡住风冷。

在加上这东西四面围挡,空间狭小,因此很容易保温。

在这个小空间里,大家躺了没一会儿就感觉浑身上下暖烘烘的,简直和睡在电热毯上一个感觉。

这种感觉,可比睡在地铺或者帐篷里好多了。

虽然说躺在棺材里睡觉非常舒服,但也有不足。

毕竟,这棺材里的空间太小了,小到一个人只能仰着躺在其中,不可能翻身或者侧躺。

当然,即便如此,一般的人也还是能够忍受的。

不过另外一件事情,却是十分不能够忍受的了。

而这件事情,就是起夜去厕所。

半夜时,赵晨星睡醒觉,去过一回厕所。

紧跟着,他直接悲剧了。

从温暖舒服的棺材中直接爬起来后,赵晨星如翻墙一般过了又厚又高的棺材板子。

而后他又在冷风中穿上鞋,紧跟着穿过摆设满死人遗像的正厅,在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的山村墙根下方便完,紧跟着又按照遗像,后庭,爬棺材的补助回到里边去。

等赵晨星艰难的爬回棺材时,那棺材里原本积攒的温度早没了。原本热热的安乐窝,他又得重新温暖一遍。

这一翻连招般的冷热交替,诡异连环下来,赵晨星彻底睡意全无,他只感觉自己像一只冻僵的狗般浑身没劲而麻木……

不过这棺材终究还是不错的。

在熬过最艰难的头十几分钟后,赵晨星感觉自己周围的温度又上来了。

而在棺材良好的保温下,赵晨星又渐渐进入了昏昏欲睡的状态。

可就在赵晨星似睡非睡的关键时刻,又一个突然的状况,打断了他最后睡眠的希望。

突然间,他感觉有一只手在摸自己!

大半夜,赵晨星睡在棺材里,又冷不丁的被人摸来摸去,这突然而来的情况也是有够刺激了。

因此在那只手的作用下,赵晨星“砰”的一声从棺材板子里弹了起来,抻出孤魂杖和手电,便大叫一声道:“谁!”

赵晨星的声音很大,以至于房梁上的土都被震颤下了些许。

他的行为,也迅速刺激到了那个在棺材外摸索他的人。

在惊慌中,那人连连后退,伸出手臂使劲冲赵晨星摆手道:“别照了!是我!是我!”

这是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

而在赵晨星现在的队伍中,他们唯一的一个女人,只有乔敏丽乔律师。

在电灯刺眼的照耀下,赵晨星确认了对方就是乔律师后,才将手电收了回来。

而后,赵晨星带着一丝惊吓之后的愤愤,冲那女人道:“我的姐呀!不带您这么玩的!这样会出人命的知道么?”

乔敏丽是一个女人,所以听了赵晨星的话,这位大律师也很自责的回应道:“我……吓到你了?”

对问,赵晨星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对于乔律师的责备有些过分了。

因此,他跟着摆了摆手道:“还,还行!您这么晚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耳听着赵晨星的问话,乔律师的面色微微变红。

而后,她点了点头,回答道:“有,有事儿。”

“快说!”神经在睡梦边缘游走的赵晨星有些不耐烦道。

不知道为什么,乔律师在听见赵晨星的话后,整个人反而变的更加扭捏起来。

她抿了抿嘴,声音放的很低,但终究是开口道:“我…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