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百六十九章 经营婚姻

(19-)
  “说的轻巧啊。”叶世楷又是一声长叹,昨天他还梦见苏倾雨捅了他两刀呢,吓得他直接醒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任何的担忧都不是空穴来风,现实中的苏倾雨或许不会杀他,但是会恨他,相比身上的刀伤疼痛,他更加害怕心痛。

  一想到苏倾雨的绝望,他就感觉心头被刺了一般,真的难受,叶世楷有种冲动,想要跑到苏倾雨面前,一番哭诉,痛斥自己的“混蛋行径”,可是,这样就有用吗,苏倾雨是感情的受害者,无论是叶世楷的错,还是陈雨馨的错,这点是事实不变,无论事后怎么说,结果都已经摆在那了。

  平心而论,叶世楷最爱的人,就是苏倾雨,如果离开,他一样是痛不欲生。

  漫步在蛊宗中,叶世楷不知不觉中又来到毒草园,里面有不少的蛊宗弟子正在采摘成熟的毒草,虽说是毒草毒花,但从外面看,却是五颜六色的一片花海,漂亮迷人,就像是罂粟花一般,外表鲜艳,却是致命的,无言曾经说过,毒草园中的任意一株毒草,哪怕是轻轻划伤一个普通人的皮肤,都是足以致命的,所以,毒草园只有蛊宗的弟子可以进入,而且还需要得到无言的手令。

  “就知道你闲不住,想不到你来了这里。”无言带着几个弟子走了过来,细心的叶世楷发现,她好像是去梳洗了一番,衣服也换了一件,但还是一套优美的汉服。

  “我还没想好怎么和倾雨说。”

  “你可能永远地说不清了。”无言挥了挥手,示意弟子先退下,然后坐在了叶世楷的身边,摆弄着地上的细草。

  “感情中,想要同时不负两个人,是不可能的。”无言说的话,叶世楷现在也渐渐明白了,就像是一支箭,不可能同时射中两个靶子一样,苏倾雨和陈雨馨,他必须选择一人。

  “之前,你本应该和你的那个青梅竹马撇清关系,但是你没有那么做。”

  “我本来只是想要和她重新见个面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就是因为你的优柔寡断,所以才会让你现在出于绝境,你还没有吸取教训吗。”无言直言不讳,一顿狠批,叶世楷就是这样的人,对外面,他勇猛刚强,斩钉截铁,但是一提及感情,他就是优柔寡断了,甚至可以说是“前怕狼后怕虎”,他重新见到陈雨馨的时候,就犯了最致命的一点。

  他仍然把陈雨馨看作是青梅竹马,初恋情人,而不是一个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所以当陈雨馨提出追求的时候,他虽然先是拒绝,但还是没有抵住陈雨馨的“攻势”,两人这才发生关系。

  现在想起,真是后悔。

  “现在她有了你的孩子,所以说,你只能和苏倾雨说抱歉了。”无言继续说道。

  “可是……”

  “没有可是了。”无言突然吼道,这下子可是把叶世楷唬住了。

  “如果你再这样下去,那么接下里受伤害的,就是陈雨馨和你那未出世的孩子。”无言吼完之后,看着陷入沉思的叶世楷,才意识到刚才的语气有些火爆。

  “唉,但是说实话,如果让我选,我一定会选择苏倾雨。”无言突然叹气说道。

  “为什么。”

  “陈雨馨虽然看似温和,但性情偏激,一旦事情不能按照她的预想发展,那么后果……难以预测,甚至会做出一些出乎料想的事情。”无言分析道“关于这点,你应该也清楚吧。”

  “她的祖爷爷曾经和我说过,她修炼的时候出了意外,一旦情绪失控,可能会被心魔所扰,我想,应该也是这个原因吧。”叶世楷突然好奇地说道“你怎么会知道这点。”

  “还记得单情蛊吗,那种东西虽然对身体没有伤害,但是却可以控制人的心智,对操纵者言听计从,能给心爱之人下这种蛊,难道不是一个恶毒的人吗。”无言说的话,在叶世楷耳中可能重了一些,或许陈雨馨只是被“逼”急了,所以才出了这招。

  “你也是断章取义,她以前可是个柔弱的女生。”叶世楷仍然想要辩驳,他还是没办法,将那个楚楚可怜,爱哭鼻子的小女孩和一个恶毒女人联想在一块,他还是和八年前一样,本能地将陈雨馨作为“弱势方”,对她的保护欲极强。

  “你真是无可救药了,在你的眼中,她仍然是八年前的那个样子吗,你难道看不出她的变化吗。”

  “当然,我当然知道。”叶世楷刚想要说,突然发现似乎是把话题扯远了吧,不是在聊该怎么和苏倾雨解释吗,怎么就扯到陈雨馨的性格上了。

  …………………………………………………………………………

  “尊客,这是晚膳,请慢用。”说起来,叶世楷来到蛊宗,享受得可算是“王公贵族”的待遇了,精美的饮食,还住着惬意的木制房屋,装潢也是古雅古朴,很有韵味,再配上这环境,称之为度假别墅也不为过呢。

  “多谢啊。”叶世楷拿起筷子,慢慢吃了起来。

  咚,咚,咚。

  “进来吧。”

  “我来看看你的情况。”来者正是无言,手上还拿着一份饭菜,看来她也还没吃呢。

  “你的手艺很不错。”

  “你怎么知道是我做的。”无言抬起头,有些诧异地说道。

  “你做的饭菜,和倾雨做的味道很像。”叶世楷没有撒谎,实话实说。

  “是吗,蛊宗的女子大多传统,婚姻也是提倡“男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