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七百七十六章 消息

(19-)
  秋心的这份心意,让贺元庚很是看重,于是很痛快地喝了一碗银耳羹。看在孩子的份上,这碗银耳羹自然比蜜都甜,当然,秋心的手艺自然也是无可挑剔的。

  就这样,又隔了两天,秋心把她亲手做的小笼包给贺元庚端了过去。

  秋心每天变着花样做吃的,有时候做甜品,有时候做些小吃,都是十分精巧的,分量也不大,可以当成贺元庚读书之余的零嘴了。

  陈氏对秋心的作法也很满意,“这女人啊,就是不能太娇惯!”跟高氏和赵芸兰比,这个秋心可是省心多了,可惜出身太低了一些。

  “你去跟高氏透个话,免得她不清不楚的,再把这个害了。”

  刘庆家的不敢怠慢,连忙挑了一个合适的时间去看高氏,把陈氏的意思透露给她知道。

  “……夫人的意思,是让您安心养病,日后孩子生下来,定然是要记在您的名下的!”

  高氏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让人把刘庆家的送走以后,却是高兴不起来了。

  “小姐,这是好事啊,您怎么还不开心呢!”

  高氏转身回了屋,十分伤感地道:“是好事!可是还是觉得很揪心!这肯定不是他最后一个孩子,那么下一个为他生孩子的人是谁呢?赵芸兰?还是别人?”

  说来说去,还是吃醋,怕别的女人占据贺元庚心里的位置。

  乳娘嚅了嚅唇,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赵芸兰那边收到确切消息,知道这个孩子生下来以后,肯定要抱给高氏养了。她气得摔了两个茶杯,还把一个陪嫁的花瓶给摔了。当真是五脏六腑像着火一样,恨不能现在就冲到高氏的院子里,狠狠的揍那个女人一顿。

  真是太不要脸了!

  什么叫捡现成的,这就是了!

  “小姐,现在咱们怎么办?”

  赵芸兰双目微眯,“不能就这么算了!要不然秋心将来为了孩子,也得跟高氏站到一边去!”

  丁婆子点了点头,“可是这事儿到底怎么办,您可得好好想想,闪失不得啊!”

  大概又过了一个月的时间,有一天晚上,柳星儿和霍青突然回来了,还带着一个晕迷不醒的女人。

  杜玉娘一见到秋心,便是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了?”

  柳星儿把人安顿好,才道:“五嫂,说来话长,我先去五哥那边一趟,回来跟你说。哦,对了,她没事,只是晕了。”

  杜玉娘点了点头,忙让马婆子去照看秋心。

  不等柳星儿回来,秋心就醒了,见到杜玉娘的时候,连忙起身,想要给杜玉娘请安。

  “都什么时候了,你快躺着。”杜玉娘忧心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晕了?”

  秋心就道:“这段日子一来,本来大家相安无事的。谁知道赵芸兰突然发难,找了道士来贺家作法,说什么奴婢怀的是妖孽。”

  杜玉娘一听就明白了,赵芸兰容不下秋心的孩子,所以故意的。

  只是她胆子也真大,竟然敢当着贺家人的面玩这种把戏,谁能信她啊!

  “贺家人又不傻,能信她?”

  “贺元庚最近身体不太好!”秋心道:“奴婢每天按着柳姑娘的吩咐,在给他送的吃食里面掺了一点药粉,那药粉无味无色,分量又轻,所以根本察觉不出来。他身体不好,也不是一下子发出来的,结果请了大夫也看不出他有什么毛病。”

  赵芸兰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就让娘家人帮忙请了道士来,道士说秋心腹中胎儿是妖孽,而且克父克母,是个灾星。他若出世,贺家必定难逃劫难。

  贺家人一开始不肯相信,结果贺元庚无故吐血,危在旦夕,贺家人就有些动摇了。

  儿子和孙子只能保一个,确实是个选择难题。

  “就在这时候,柳姑娘装作发现贺元庚吐的血不对,只说这血色太深,好像是中~毒。”秋心道:“贺家当时就炸了锅了,都不知道这毒是怎么来的。”

  那道长趁乱要跑,大家就去追,也不知道怎么的,贺家院里又着了火。

  当时那个场面,那叫一个乱啊!

  追人的追人,救火的救火。

  赵芸兰也想趁着这个工夫要秋心的命,厮打中把秋心推倒了,头磕在了桌角上,她便晕了过去。

  后面的事,秋心就不知道了。

  “你歇着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秋心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已经瘪下去的肚皮,心中微定。

  杜玉娘回到上房的时候,柳星儿已经回来了,“秋心醒了吗?”

  “醒了。账本拿回来了吗?”

  “拿回来了!”柳星儿道:“当时贺家很乱,我给霍青打掩护,是他溜到书房里,把账本偷出来的。”

  当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柳星儿和霍青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乱将秋心带了出来。

  方聪早就准备了出城的马车,直接带着三人出了城。

  “估计啊,现在贺家人也察觉出不对劲儿来了!”柳星儿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是杜玉娘却从她的话里听出了不少的凶险、

  “那你们是怎么脱身的啊!贺家人没放狗追你们?”

  柳星儿又惊又奇,“神了,五嫂,你是怎么知道贺家养狗的?那些狗长得很大,都是打猎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